julyarth

oner团粉,岳是底线。不ooc。

【瞎扯】oner四子的攻受属性分析

木子洋

乐天的浪漫派。

外表给人优雅高冷的感觉,似乎总是高高在上、悠然自得,事实上是绝对的理性主义者与相对的感性主义者。
平素总摆出一副调侃的样子,独自一人时,却会对事物进行一些复杂的思考。
任何事都能手到擒来,完成得干净利落,是可靠的人。
因为有很强的直觉,在艺术等领域可以充分发挥才能。
拥有懂得如何享受人生的天赋的人。

属性:外在女王傲娇攻,内在犯二温柔攻

必杀技:
运用温柔的笑脸和甜蜜的口吻来获取对方的心,一旦对方陷入其中,就绝对逃不掉。
表面矜贵,其实会一兴起就想要,所以是一个充满不良动机的坏家伙。

台词:
他们说爱是盲目的,我不同意。迷恋才是盲目的,而爱是洞悉和接纳。

希腊神祇之:波塞冬(海洋、自由、欲望)

--------------------------------------------

李英超

自带团宠属性的万人迷攻宝。

长相秀气,可谓红粉少年。但这种小受的特点也只体现在长相上,在其余的,例如言语、行为等方面,有直截了当、单刀直入的攻势,少年野心,伏脉千里,却能默默关心、体贴他人,所以属于成长中的攻。
十分清楚自己的武器,并且会倾尽全力、物尽其用地追求自己的目标。
热情和热忱兼备,对任何事情都很努力专注。
未考虑先行动、天生的行动派。
无论工作还是恋爱,都抱着“既然做就一定要成功”这样的信念,以强烈的自信和可怕的意志向必然的成功迈进。

属性:外在正太甜饼攻,内在狼崽霸气攻

必杀技:
对H之事早有所闻,不过经验不多,也许会模仿GV硬来。如果再稍加调教,以原本就无师自通的体质,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台词:
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希腊神祇之:纳西索斯(美丽、青春、恋慕)

---------------------------------------------

卜凡

一腔赤子之心的深情霸总。

耿直诚实、深谙人情世故,是人格非常圆满的类型。
因为胸怀豁达,热情善良,勇气毅力十足,即使碰到再多的障碍都会乐观地去逾越,因此在特定的范围,甚至各个方面,都能够拥有众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和朋友。
能够适应复杂环境,思路清晰直接,具有很强的适应力和超凡魅力的领袖气质。
富有正义感,对不正确和不讲理的事不会熟视无睹、置之不理。
总是认真对待他人,是一个也值得被温柔认真对待的人。
偶尔会有因为脱离掌控而抓狂的一面。

属性:外在帝王攻,内在妻奴攻

必杀技:
H的话,因为想要支配对方的欲望强烈,对于自己的技术很自信,在H中会善于运用,令对方喘息连连。
独占欲如此强烈,难道不会因此留下大量的吻痕和伤痕吗?

台词:
我今晚之所以来,是因为当你知道,要与某人共度余生时,你希望你的余生尽快开始。

希腊神祇之:阿波罗(信仰、预言、光明)

----------------------------------------------

岳明辉

本性温文尔雅,头脑方面也很不错,更是高尚的人,会为了帮助他人而牺牲自己、倾尽全力。
习惯客观分析,不会放任情欲或轻易流露情感,在这方面持有独特的理论和看法。
热衷于和自己较劲,逞强不愿示弱,有孤注一掷的决绝。
直率的和平主义者。与世无争,伤害到自己自不待言,即使对方受伤害的话,也会觉得很困扰。
与人为善是保护色,很会逗人开心,能够尽力与对方打成一片、坦诚交心,所以即使是初相识,也能够像老朋友一般交谈。
有逆来顺受的包容性,和善温柔,很会照顾别人的努力、认真的人。
具有鲜明两面性也是魅力所在。

属性:外在精英攻,内在人妻受

必杀技:
属于精神上攻、身体上受的类型。对耻辱丢脸的事情特别敏感的体质,好强不认输的脾气也会被对方看穿。
不愿意乖乖地发出H声反而更增加了H的激烈程度。

台词:
你的眼睛还没掉转来望我,只起了一个势,我早惊乱得同一只听弹弓弦子响中的小雀了。
我是这样怕与你灵魂接触,因为你太美丽了的缘故。

希腊神祇之:阿尔忒弥斯(月亮、守护、爱)

【卜岳】为什么凡子喜欢搂抱枕?

得挡住相当壮观的一部分。

老岳你确定你的小卜凡昵称恰当吗?

【岳All】岳明辉,辉爷,全身都是苏点的sexy男人,我的月神阿尔忒弥斯。
日常不想当妈粉,只想埋胸肌,舔锁骨,戳腰窝,摸长腿,只想☀️他……
我色欲熏心,我忏悔。

【岳All】岳明辉,偶练前十爷们,我心中的top one,奶攻也是攻,隐藏属性大A。
足够强大的人才会足够温柔,
才能包容小洋洋的小懂事和小自卑,
才是大机灵天使弟弟的岳岳妈妈,
才让小卜凡依赖维护拼命撒娇求关注。
老岳:三个弟弟都很黏我。不争哈,不争哈,都是弟弟。

ps:困到懵圈,眨着眼睛强撑,只会傻乎乎重复弟弟们话的老岳好可爱。
揉着肚子,大脑当机中缓慢搜索内存的老岳也很可口的样子。
委屈得急着为自己辩解,弟弟们怕他急眼互相使眼色的访谈;发起床气,大家声都不敢出,由着他发火的清晨;偶练后台调戏小芙的浪荡样子。还有躲起来消沉纠结,坦诚自己有黑暗面,弟弟们装作不知道宽慰他的情形。
咻辉越来越软,差点让人忘了他是“爸爸”。

有点想再看到独裁者老岳,胜负欲超重老岳,还有他感冒病恹恹“团欺”变“团宠”的小日常了。

岳明辉。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救赎。

肉体,纹身,花臂,项圈,全都散发着色气满点的费洛蒙,引诱人潜意识中的兽性。
偏偏还有极度理智的大脑和克己复礼的举止。有萌萌的虎牙和小揪揪,软得不得了。
温柔的京腔和英伦音切换自如,有见识有文化有背景还有许多梗。特别沉得住气,特别为人着想,特别令人叹息。

好得让人无所适从贪恋着魔,又惹人想更加得寸进尺。

矛盾的artist,把自己打磨成了艺术品。

【卜岳】霸总和他的小娇妻

我们的霸总是个身高将近2米的青岛大汉,一张生人勿近脸,看着就让人想跪地叫他爸爸,稳坐四九城皇城根下餐饮娱乐业头把交椅,甭管走哪都前呼后拥,别提多拉风。霸总有个小秘密,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打打杀杀、你争我抢的生活,终极梦想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极端热爱过家庭生活。看,这会儿正眉头微拧,满脸不耐烦地垂着嘴角,一圈小弟都战战兢兢的。其实他是在担心自个儿宝贝媳妇加班会不会饿肚子,想赶回家做小馄饨送宵夜。

他的小娇妻其实年纪不算小了,还比他大个四五岁,笑起来眼角已经有岁月的褶子。小娇妻姓岳,是英国名校毕业的海龟精英,有文化有背景,一副金边眼镜戴着,讲话慢条斯理,斯文俊秀的样子。还记得头一回霸总手足无措地把娇妻介绍给一帮小弟,筷子汤勺叮叮当当掉了一地。大家都暗自腹诽:肯定是咱老大霸王硬上弓,把这斯文的读书人给这样那样了,要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咋会凑一块去。

嘿,还真别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是骡子是马关上房门才见真章。好容易等着媳妇儿下班回家,霸总赶紧把已经打包好的小馄饨给取出重新热热,还顺带又蒸了个鸡汤芙蓉蛋。“宝贝儿,做啥好吃的这么香?”小娇妻摘了眼镜,一双手臂就从后面搂上来。“哟,这么心疼哥哥,真乖,我的小凡子。”霸总爱死媳妇儿这比自己还酷拽的样子。赶紧把湿漉漉的手在围裙上擦擦,回身就亲上了那碎嘴子的薄唇。

两人腻腻乎乎好一阵,亲得啵啵啵的,蒸蛋锅呜呜呜响个不停,才恋恋不舍地分开。“给你放好水了,去泡泡就出来吃饭,别在里面磨磨蹭蹭的,小心又感冒。”“得勒,一会给哥哥搓搓背。”看着媳妇一边走一边随手脱得满地都是的衣服,霸总无奈又甜蜜地摇摇头,认命开始收拾。衬衣和内裤袜子得用手洗,先拿柔顺剂泡泡,西裤沿着裤线叠好,西服要用衣撑挂好,呃,带着一点点微妙的心理,霸总低头嗅了一下西服衣领,嗯嗯,还是媳妇爱用的蔚蓝的清爽味道,没有染上其他乱七八糟的,媳妇儿真听话。

理完衣服又闲不住把地板擦了擦,都擦第二遍了还没听到媳妇儿叫自个儿的声音,霸总憋不住了,轻手轻脚去敲门:“老岳老岳,你好你好,洗好了没,我进来了~”

推开门,果然不出所料,白白嫩嫩的小娇妻正泡在浴缸里睡得迷迷糊糊。“这个老岳,一把年纪了还不让我省心。”舍不得叫醒他,把浴霸开得更大一点,拿了毛巾蹲在浴缸边帮他擦洗身体。岳明辉睁开眼朦朦胧胧看看,又合上了,只是把身体移了移,整个靠在那人宽阔的胸膛上,这浴缸沿子枕着哪有肉垫子舒服。晕黄的灯光下岳明辉更加摊手摊脚的懒样子,把凡老大都气笑了:“你说你七点回来,拖到十点才着家,我这衣服还得穿着睡觉呢,全给你靠湿了,是逃不了你了还是怎的?”

说归说,霸总还是乖乖给自己懒媳妇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干净净,两人都是一样的西柚香气。还用从死对头的红浪漫技师店里偷学来的按摩技巧给他来了个马杀鸡,这老岳天天忙起来顾不上休息,肩颈硬得什么似的。“等忙完这一阵我就休假,咱俩去夏威夷玩玩吧。”老岳舒服得直哼哼。“干嘛又得去那么远,人生地不熟的,我又不会说英语,万一你被那些咔咔咔的老外拐走了我都不知道。”霸总有点小抱怨。“嘿嘿,哥哥还就喜欢你像个小学鸡只能跟在我屁股后头的傻样子。”“小学鸡?”手伸到膝盖弯,一挺腰,光溜溜的身子被高高抱离水面,吓得老岳赶紧搂紧人形犬的脖颈子。“你丫的,也不怕闪了腰。”“我说老岳,你是不是对自己的体型有什么误解?”霸总不好说得太直白,但是一帮小弟可以作证,就老岳这一米几的个头,自己得顶他两个身形。他却总觉得自己撸撸铁就是施瓦辛格·岳了。

边守着他吃宵夜,边站在沙发后给他吹头毛,看老岳像只小兔子一样鼓鼓囊囊的嘴,一向冷漠杀气脸的凡老大露出痴汉的笑,手无意识的捏捏媳妇耳朵,又摸摸脸颊,惹得媳妇怒目而视。“吃不下了。”手一推,这小兔子又挑食了。听话地捧着媳妇吃剩的东西扫荡完,又去厨房洗刷干净。等捧着热牛奶回卧室时,那人已经在被窝里像一团蜜一样黏上来了。

“明天双休,咱俩可以使劲造……”凡子是最爱他岳哥这个时候的,没了白天斯文无害的面具,也没了进退得宜的温文尔雅,他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岳明辉,鲜明直白,甚至带点野性。男人之间的肢体交缠就像野兽互殴,充满了血脉偾张的刺激和渴望暴力的占有欲。

凡子口才不好,说不出那些舌灿莲花的词儿,一般刚开始他都是迁就着媳妇儿的喜好来,老岳让亲哪儿就亲哪儿,让往哪儿使劲就往哪儿使劲,岳明辉喜欢坐在他身上自己动,汗水在灯光下缓缓淌着,细密的腹肌上下起伏,他的一双大手控制不住从老岳圆滑的肩膀一直揉捏到腰侧浑圆的大腿,再和不再被遮掩的纹着花臂的手十指紧扣。

老岳身上的青黑色纹身就像他的另一个人格,一旦脱离了布料的束缚,就如同野狼挣脱了牢笼,他有点不乐意被人说纹只哈士奇在身上,别人都说他的娇是娇弱的娇,只有凡子知道,他的这个骄是骄傲的骄——天之骄子的骄傲,西城岳少的骄纵,还有被自己捧在手心里惯出来的骄横。

都是搁心底挠得他心痒痒的词儿。老岳“骑马”骑累了,攀着他脖子,贴着他耳边“你来~”霸总知道终于轮到自己的主场了,掬着他的后背,像捧着一汪露水,又像顶礼膜拜着一尊将倾的菩萨,他把他好好放稳在床上,腰下枕头给他垫着,彻底撒起欢来,不管不顾地在这具彻底接纳自己的身体上倾注着盛不下的爱意,让那隐忍的神情彻底沉沦。

夜更深了,人无寐……

心动的感觉,想太阳。

【ONER】打脸了打脸了,还以为不会再放宿舍日常。终于又看到哥哥们住在一起的场景,好开心,果然是和棉裤它们住在一起,熟悉的沙发~
期待中国音乐公告牌。期待oner的打歌舞台。

【分析】ONER与小动物的二三事

喜欢小动物的男生最可爱了。

问想养啥宠物,先说说猫属性二人组。小弟还没出声,洋洋就替他答了,小弟喜欢猫。然后小弟很开心的说,家里已经有了两只猫,言外之意,养猫咪就够了。

开始还以为他说的是河北老家的猫,又奇怪他两年多没回去了咋随口就来。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棉裤多了好基友——冬至,这不就是博文那两只猫。他们都喜欢把宿舍叫家,把家里的猫当成自己宝贝,被尿床都讲起来像炫耀的傻爸爸一样。

出道发布会上,涵哥问他们闭关有什么趣事,岳岳也是顺嘴就说,都在家里和练习室来回跑。家里,多好的一个词儿。洋洋也说过,他和几个兄弟认识快两年了,几乎每天24小时都在一起,更像是亲人。

洋洋也喜欢猫,虽然总说要把棉裤屁股揍烂,但被问去荒岛一定cue到它,猫咪是有灵性有领地欲的动物,喜欢谁就会在他的味道上覆盖上自己的味道。无人的角落最喜欢逗猫的可能就是洋洋了,也不问问人博文乐不乐意。同性相吸原理,洋洋就像慵懒的暹罗大猫,弟弟就像调皮的虎斑田园猫。猫咪属性的男孩子,难怪觉得有猫万事足。

ps:上次已知四人搬离了大别野,应该不会再放宿舍日常出来了。但如果很想知道哥哥们生活近况的姐妹,去看博文的猫片有惊喜哦。就像另一个视角的小日常了。还能听到洋哥时不时出镜的笑声。五人两猫的生活不要太美好。

再说卜岳二人,私下聊养什么宠物,估计从六六那期讨论德牧时就有苗头了,不止一次两次。

两个人都很凑巧的喜欢狗想养狗。喜欢狗的犬系男孩最在意的是陪伴,长长久久的,一辈子守在对方身边。哪怕什么也不做也不会腻,偶尔兜兜风,就开心到飞起。畅想露着花臂遛着泰迪的反差萌,连称呼伦理都给安上了。还有自动分组偷偷私下里讨论的养鹦鹉,两个人讲起来都喜不自胜的傻样子。

可爱一点点。
不,可爱一万倍。

洋哥说的大白鹦鹉学名葵花鹦鹉,外号“鸟中哈士奇”,破坏王属性,看到一切立起来的东西都会去推倒。
还有一种非洲灰鹦鹉“小灰”,最适合话唠养,学京腔有模有样,万一他二人养,口音还得再夹点海蛎子味。

嘿您吃了嘛
别叨叨了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你有毒吧
看看哥的小耳朵
我是你爸爸
乖,给爷啵一个

鹦鹉是一种长寿且长情的动物,养得好可以活七八十年,很恋旧主,和狗的短暂陪伴不同,就像另一种白头偕老的见证。

ps:有点期待坤音动物园。最便宜的鱼,最讨打的鹦鹉,最团霸的猫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