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arth

所以小辉该是什么动物呢?

----------------------------------

听大家的,各种萌态的袋鼠辉。右边那只很爷们,小辉你觉得满意吗?

意义

chapter.3

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
——会想以后。
但在两人关系中,期望常是一种微妙的暴力。他舍不得把这份自私的暴力加在那人身上。

幸好我回来了。不止一次这样感叹着。哪怕只是不咸不淡不远不近的相处着,也比那些呼喊着爱他想他的粉丝们离得近。

对于他这么配合,上面有些诧异。但他从此再没提过自己的出国梦,就像其他一心一意要在这个混乱圈子中打拼出一片天地的团员一样,驯从地接受着一切安排。

拍戏的日子起初很新鲜,新鲜的人和事,新鲜的工作流程,新鲜的挑战。等过了适应期,枯燥和烦闷开始层出不穷地跑出来。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演技,二次元尬到爆的剧本台词,同事间暗伏的谁去谁留谁受捧的危机。那人的状态时好时坏,为了上镜好看,拔了牙,戒了喜爱的零食,开始和他一起泡健身房,眉宇间那抹舒心的笑意常被微锁眉头的严肃取代,整个人就像拉紧的弓弦。因为他说,要做就要认真做,想成为能让人自豪地说出“我是肖战的粉丝”那样的人。

他的戏份远远比他少得多,私下却自动自发做了不少功课,还自创了两种很二的记台词方法,悄悄写了面瘫反派的角色心得,甚至想去找找那本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著作来看。被哥们知道后大大嘲讽了一番,谷学霸原来是要当谷影帝了~

杀青戏是一场打戏,在苏格拉底的锅炉实验室里。跟武指学动作学了很久,他还是有些放不开,里面几个动作太激烈,拳风直朝那人精致的面门,脚下也颇用力。和老师套动作时明明自如,Action一喊,对着那人的眼、那人的唇、那唇畔下的小痣,他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心和拳头一样软绵绵。

‘‘嘉诚,别怕,打中了你请我吃火锅,我就原谅你。’’他叫他嘉诚,不是一群人时的老谷,其他人开玩笑的老父亲,明明队里有两个同名的人,私下他却只这么叫他,就好像这个名字只属于独一无二唯一的他。

后来他们酣畅淋漓打了一场——男人间的正式决斗,肘击,格挡,扫腿,勾拳,一招一式你来我往,历历生风!等不知何时导演喊cut,才回过神来,发现对方蹭破了嘴角,擦伤了眉骨,却痛快得通体舒畅,想大笑,想大叫。雄性间的打斗和性很像,都刺激着荷尔蒙,分泌着高潮般快乐。取景器里的他们,第一次不像扮演的那个勉强融入的角色,而活生生充满斗志演着自己。

剧组开放媒体采访,他一如继往瘫着脸,坐角落很少吭声,被火眼金睛的记者追问,是不是第一次演戏很紧张?
‘‘紧张是什么?我从来不紧张,我是最不紧张的一个吧。’’
‘‘其实最紧张的就是老谷了,我说实话。’’被那人无情吐槽了,“因为我有看到很多细节,他在我们面前是不紧张的,自己在宿舍,就假想着机位试戏,自己一遍一遍地走,走到很晚。老谷就是这样,他不会说,但心里紧张得要死了。”

万年冰山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羞窘的神情,啊,回来真好,活着真好!

意义

chapter.2

人和人之间是怎样形成牵绊的?明明是细若游丝的同事关系,私底下也找不到话头主动联系。可是如果没有这层关系,那就连见面打招呼,偶尔目光相撞点头一笑的借口也彻底没有了吧。

回到家中,恢复打球、健身、洱海边晒晒太阳的闲散日子,明明才不久之前发生的人和事,偶然在电视上看到,却像过去了很久与己无关似的。彩云之南的阳光就是有这样一种让人忘却凡尘光阴的魔力。只是他多了一个小习惯,总是不由自主掏出手机看一眼屏幕。微博没有更新提醒,群里照旧热热闹闹,没有圈他的信息,新短信是鞭炮燃放提醒。有时候看着微信登录页面,那个站在太空背光处遥望着地球的身影,他觉得像看自己。

元宵晚上,置顶的群里接力发红包,那个人第一时间抢到了他发的一人份的大红包,还回了他一个么么哒的兔子表情。看着那兔子嘟着的粉嘴,他被逗乐了,下意识就长按保存在手机的my bunny文件夹里。

里面还存了好多主旨不明的照片,白色的飞象、素描本几笔涂鸦,脸臭臭的猫咪,更多的还是那个人——训练结束时大家满头汗的合影,第一次跨年演出被抓拍到的紧张侧脸,带着口罩被粉丝包围的恐慌眼睛,自拍的起床照,眉眼弯弯的笑靥,狡黠的神情……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生动的表情呢?不像自己,对着镜头像被冻住了脸,永远都是一个死样子。

春暖了,圆通山的山茶和樱花开了,他陪老妈山里踏青。北回归线穿过的小城,植物都比别处长得嚣张放肆些,花骨朵看着比其他地方的成花还大,不知道那个长江边的城市有没有这样的胜景……那人是个坐不住的,没多久就成天微博上约饭约游,西南华南沿海的找队友玩,唉,连同床共枕的照片都被po了出来,这么久了,怎么……他还不找到云南来?

“你和俄州学校的导师联系没?”老妈忽然转头问,他回过神来一下支吾了。
‘’走的时候吧,电视台说,可能会有什么安排……‘’
‘’那你还想去咯?”
“…………”
“当明星是风光,但你不爱说,我也知道很苦,回来这么久累瘦的也没见养回来。”
“天热穿得少显瘦咯嘛。”
“反正呀,你得想好咯,妈也舍不得你飞那么远,好歹在国内还能看着你。”
“……呃,那棵花好看,老妈你过叻,我再给你来一张——”

4月,要出国的同级生都先结束课业飞去国外适应环境了。他终于等来薄薄的两页演出合同。方天泽,男一号,和自己被安排的炮灰配角苏格拉底有几场对手戏。

滴咚,微信里跳出备注是肖兔子的信息:看,我家的昙花提前发芽了,你那有这种品种的吗?照片是修长手指捏着的乳白花芽。

昙花只开一须臾,流星只闪一刹那,青春只存弹指间,更别说奢侈品般的爱或情,存不存在都未可知。

“这叫孔雀昙,很少见,是最好看的。”按下发送键,他拿起笔在那份合约落款处签下了自己的姓名——“谷嘉诚”。

也许,可能,大概,有同事这样的身份在的话,慢慢慢慢地,会有和他说说笑笑,一起看星坠花开的机会吧。

意义

chapter.1

要从15年的夏天说起,他拿到了憧憬的大学研究生offer,正准备去大洋彼岸开始新的生活。误打误撞,无才艺无表情无演艺圈梦的人报名了选秀节目,想在短短的假期体验下新鲜的人生。

从小他就是父母的骄傲,也很孝顺,但独自在成都读书时也没有很想家,交往过女朋友又分开,会郁闷一阵,然后新一季NBA球赛开始了,郁闷就过去了。他不像他的对手及他的战友,有出人头地的抱负,有磨练多年的技艺,爱唱歌,爱跳舞,爱演戏,为了舞台而生,站在聚光灯下,梦想真像溢出来燃烧的火花。他们都叫他面瘫,确实,他是个对生活保持着钝感的人,并不是迟钝,而是没有明显的热情,没有故事,没有执着,漫不经意。

可就是这么一个深山老石样的人,偏就生着一双多情的眸子,流光溢彩,看人时专注一点,仿佛他从上辈子的上辈子就深深又轻轻爱着你。

主办方如获至宝,又几次打压,想逼出他一点泥人性子,倒意外捣露出他犯蠢的一面,导致被粉丝和队友取笑至今。每次他们学他蹩脚的舞,学他雷人的Rap,他都只是歪了下嘴角跟着笑,看不出恼怒,也不窘迫,就好像是吃饭睡觉一样堂皇当然。

从那个夏天封闭训练到分组晋级,炒控比录直播,晃晃悠悠竟一路从候补席位拼过淘汰进到次年的春节决赛,网上关于他们出道排位的口水战日夜不停。他想起自己说过的幸运儿的自夸,命运之神或者节目组最后还真站到他这边的队伍,帮他们拿下了冠军。这一趟,有点意思。

他想,接下来是该离开了,还得再练练口语,免得到美国应付不了课程。相比或喜悦或不甘的同伴,最先涌上他心头的是完成一项大任务的释然和又将回到正轨的起伏思绪。

喝过庆功酒,回屋收拾行李,他行李不多,衣服更没几件,因为一直就没想过要在北京久呆。在走廊上边给老妈面无表情地打电话报喜,他边习惯性地从起雾的玻璃窗望过去,对面正一片喧哗。先前的手下败将们聚在澄黄的灯光下续摊拼酒,勾肩搭背互相拥抱着嘱托或鼓慰。那个人也像个温柔的哥哥般,明明喝得脸色酡红、步履不稳,却扶着队友的背殷恳地说着什么,接着,缓缓靠在最近的肩膀上蹭了一下眼泪。

!像被什么烫到了窥探的眼,谷嘉诚摁断了通话的手机。默默低头站了一会,转身回到了屋里。

第一次见到陈雨成。

昨天下午。

真的太帅太好看了!

坐飞机中转花了几千块,终于13点到了北工大体育馆。又花了几百买了黄牛票等进场。虽然写了刺客先生,不过没敢相信大师兄真的会来。大部队排了长龙,一脸懵逼的我还在停车场找组织,周围粉丝不多,然后两辆黑色轿车在保安围护下开到我面前停下。小伙伴说,好像是查杰,我说不会吧,隔着人墙和玻璃只有轮廓看不清,而且查杰那辆车没下人就开进去了。

然后我就看到后一辆车紧贴车窗坐着的一个超级年轻健气的侧颜了。他在里面用饶有趣味的目光打量场馆和我们,白色衣服boyfriend风格。因为太过年轻鲜嫩,侧颜很有少年朝气,我根本不敢相信他就是给我印象成熟的大师兄!

然后,他推开车门,就这么下来了!

天,好高,好有气场。等我一秒反应过来他就是陈雨成时,意外被震撼的惊喜完全笼罩了我!说实话,真的险些尖叫兴奋到失禁!大师兄皮肤很好,像温润的暖玉,颜特别正,眉目疏朗干净,整张脸长得特别恰到好处,肩很宽,就算被一群人围着也是兰芝玉树,在冬日阳光里微微发光。他有点羞涩,走路很快,侧脸凑近了看,那种少年的模样变淡了,有了一丝莫名的色气在里面。微微浅笑的样子,耐人寻味。端庄,帅气,禁欲,妩媚,真人太过美好,我找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他,就像一个梦,只想这样静静地看着。

大师兄的气质不是高冷有距离的,也不是春风般温和讨好的,更不是一个空空荡荡无灵魂的爱豆。从他出现,就能感觉到这个人有傲气,有自己的小宇宙,有自己巩固的认知观点。他会带着特别干净的善意和好奇,在适应被人认出,被人喜欢的快乐,虽然没有多余的言语动作,可他的眼神和表情都表达着他体验到未知的新奇和愉悦,这份轻飘飘的心情也感染到喜欢他的我们。

唱歌的时候,他站在最左边,开头和收尾一句都交给他来唱,压力山大,声音稍微有一点紧涩,可是男中音简直不要太苏太好听,抿嘴笑很可爱。虽然其他几位和熊老师都打扮得很精致,可是莫名的,我满眼里只看到陈雨成一个人,他就是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让人想看到他更多的样子,想琢磨那个自得其乐的灵魂在想些什么。

一首歌太短,staff连依次打招呼的时间都不给,就喊他们快下来。大师兄走在最后,特意慢了一步。点头向台下致意。他一定听到我们在下面撕心裂肺的打call了,又是那种带着愉悦的笑。端庄美丽得不要不要的。

以至于我后面全程无心看别人,一直在回味,再红的小鲜肉也索然无味。现在回来了,整个人陷入低落里,像失恋了一般。

这是我29年来第一次追星,我以为我只是喜欢自己脑补的一个梦。却发现,现实的、活生生的陈雨成,让我相信生活有奇迹。

这结局,老子不接受!

比万箭穿心还难受

别人死要么有知己在旁,要么双双殉情,就算死还有人收尸,有风光大葬,有回忆杀,时不时还能客串还魂一下。

阿艮这一死,除了活在演了他的大师兄心里,就只有我们这些凑对不成,怨念横生的迷妹还会惦记刷tag了。

真没见过这么憋屈的角色,编剧是不是自己人生过得很失败,所以才写出这种把美人一点点毁给人看的糟心剧情来虐人虐己!?

本来想剪视频,捋了一遍,竟然没有一点让人舒服的回忆。第一季好歹第8集全员有糖,第二季才出场的我阿艮竟然一点专属于自己的糖都没有,一点都没有!!!!不看花絮,我连大师兄真心的笑脸都看不到一个!!!!

气到内伤,这么惊才绝艳的人竟然栽在混吃等死智商欠费的人手头,栽在出卖色相颜值远远不如自己的矮挫外挂男手头!

还好大师兄说他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要不然非得被这烂结局气到内伤。他说他演开阳这一段就是内心很不舒服的感觉,这也是我最直接的感受,好歹安排个士为知己者死啊,被套路变得娘们兮兮的,怕被立的flag打脸而选择赴死。就为了一个根本没融入也没被接纳进去的嘴炮附属国。死得太冤。

破衣烂衫,草席裹尸,说不定还要被野狗分食,老子真的不想说什么了。天璇天玑天枢的国土都归TMD慕容离了,打个开阳还搞得阵仗忒大,贱人真是矫情屁事多!强制让我阿艮万念俱灰,强制让他受了这么多刑自行了断,凭什么啊,凭一个破剑穗,凭一句最好的臣子!!!

我阿艮那种随时胜券在握孤注一掷的人就算要死,也会先把慕容离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眼中钉肉中刺给杀了的,好吗!!

ps:看彩排缓解心情,易恩马马身后的大师兄眼神依然瞩目,带着单身狗惯常的羡慕与渴望。还好小雪莲经常和他同框,唉,也算安慰一场了。

从刺客一追到刺客二,每个角色都有正面部分,有自己的立场,有所信仰的家国天下梦。有君臣之谊,有同袍之情,人物性格遵循一定的存在规律,有大体合乎常理的行事逻辑。只有艮墨池这个角色,像浓墨重彩的一笔,横亘在刺客世界的核心价值观中。

他是天生有反骨,自尊心奇高的人。正如天璇王说的藐视军纪国法,目无尊上,不仅一意孤行,行事冒进,还急功近利,刚愎自负。 这样的人是以团结为行动力的组织里不可控的危险活跃因子。可调遣仅500兵力,也敢一搏刺杀,不按常规出牌,时时彰显不惜命、大无畏的野心。

他虽然常表忠心。其实忠于的只是自己的野心。从使计谋入世天璇,到叛逃遖宿,及至投奔开阳,能感觉到的都是他和每个地方格格不入。因而毓骁说此等狼子野心无福消受,一语中的。

他不是一个让人初见心喜的人,如慕容离。也不是处之令人如沐春风的人,如公孙,仲君。更不像忠心护主,保君卫国的可靠之人,如小齐,顾将军。即使死后,也断不会有人对他念念不忘,如裘政,阿煦。

他像孤狼,没有来处,不问归途。和人的联系牵绊极浅,在细若游丝的关系往来中,却妄图寻求他人对他不问条件不计代价的信任与器重,还随时准备着像受惊的兽类般咬人一口。

如果这样的人物出现在世界观完整的第一季,是应该不出彩的。就如苏严,心有不忿还是炮灰一场。但出现在剧情崩坏的第二季,一下子显示出利落决绝的帅气来。他骨子里藐视天授皇权,信奉自己手中能获得并支配的权利,是独一无二的逆反人物。从他对自己的评价,文韬武略无一不通,确有支撑其自负傲慢的资本。这样的高岭之花,怎会甘心碾落成泥。

要收服这样一个人做臣子,很考验一个君王的斡旋之道。足够的强势和立业的仁心还不够,还要有铁血的手腕能够争出雄图霸业,问鼎天下。

用得好,他是一把所向披靡的好剑;用得不好,剑气反噬,吞没主人。所以,已经不复第一集气魄的陵光不是他的明主,自打耳光的毓骁不是他的明主,心有余力不足的开阳更无法让他得偿所愿。

——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人还活着,总有反败为胜的一天。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不我待。这就是艮墨池一直坚持的价值观。

这个角色有这么多负面的点,为什么看来没有太多的违和,因为他很真实,不伟光正,不够和谐,却是人性中根深蒂固存在的阴影部分。渴望被人认可,渴望寻找出路,渴望这个世界因为我而有一点不一样,甚至,渴望轮到我没,谁视我为唯一。

所以在看他受辱碰壁时,与有同焉地感觉窝火难受。如果说刺客构建了一个虚拟于过去的世界,艮墨池就是连接现实世界的那座桥梁,从辗转颠簸看到真实的人生,而不是为别人的热闹精彩摇旗呐喊,开始反思自己存在于世间想证明的意义。

艮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呵呵,不过是夹缝中求生存罢了。

——只是这人生的路,却不知从何时起越走越窄。

你知道怎么驯服一只鹰吗?简单,给它喂腐肉,折了它羽翼,栓上铁链丢进鸡笼里,长此以往,它自然会忘了本该搏击长空,甚至会以为自己连待屠宰的鸡都不如。

身逢乱世,多的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之人。

喜欢什么,就去获得什么。艮墨池眸子浅淡,琥珀色的通透,整张脸沉静无波。只有在狠下心时会有剑锋开刃般的精光一掠而过。他比之收留自己的先生更痛恨门第出身,也更憎恶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同门、旧识甚至包括先生。

一个人倘若沦陷在自己的价值判断里,就会为此扭曲和癫狂。扭曲,就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癫狂,就是可以做到别人不敢看。

既然一些事物不符合自己价值观,纠正无用,那就毁了重新建便是。艮墨池下手从不手软,总有些人是不该存在的,手起刀落,叶子落地般轻巧潇洒。

成王败寇,他的野心不止是辅佐陪衬,为他人搭桥建梯。因而看着效忠过的王死在眼前,他有一种近乎诡异的畅快感。如果曾经有过辅佐明君的幻想,也在一日胜过一日的屈辱扭曲中掩去了过往的天真愚稚。一步错,步步错,这乱世并没有给他修正的机会,只能被变故推着走。看看最后是人胜天,还是天定命?

士为知己者死。还有先生告诫过他的藏拙二字。等不了,也不想等。独来独往孑然一身,自认不是那种光风霁月的人物,自然不奢想会遇到有真正赏识他才干的人。他不愿再有信任,即便有,也只信自己。
若做不到流芳百世,能达到目的,遗臭万年又有何惧。
冷血,利己,狠辣,嫉恨。
直到被刑虐得遍体鳞伤,才惊觉自己的血原来也是温热的。灵魂仿佛飘离于躯壳之外,痛苦也与己无关般冷眼旁观。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人生是个大戏台,每个人都站在不同的戏台上。不过是,此处笑笑他人,彼处又被他人笑笑。 看着别人落幕,也等着自己落幕。

他只是一个不知如何与外界达成和解的槛中人。折了翼,却仍不死心地蛰伏着等待啄瞎戏弄者逃出生天!

外貌协会

喜欢你是静默的。

肖战是外貌协会,尽管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星座作祟,但就是改不了看人先看脸的好习惯。作为校草的他,又在美人扎堆的大重庆长大,按理说是该对美貌免疫甚至抗拒了的,内心模式却是——我又不像你们凡人可以直接欣赏我的美,我还要隔着镜子啊,而且你知道在那种搞基圣地,帅哥很可能都是觊觎我的小娘炮好吗?!

来到帝都打拼以后的美战也一直沉醉在:哎呀,那些明星都靠包装,也不过如此嘛!本人果然没给大重庆丢脸,由表及里,从身高到脚趾都碾压天朝95%的雄性动物。呃,为什么不是100%?做人要谦虚嘛blablabla……

所以可想而知,这种美又要装作不自知的美男子,当遇到一个暴殄天物的直男宅男老头子审美og后有多窝火。

第一次见面,友好面孔+笑靥如花的美人就迅速用自带24k钛合金美颜扫描仪把面前微微驼背的队友扫了一下——身高,ko!仪态,ko!衣服,什么鬼,是帝都一日游动物园买的吗?就那张脸还勉勉强强吧,不过还是有硬伤,和人家的360°无死角没得比啦。威胁解除,放心了的战继续沉醉在自己唱吧的美妙歌喉里。

等肖战记住谷嘉诚名字时,这家伙已经成为练习生中的活宝了,健美操式跳劲舞您看过吗?哦,您说还不错,拉拉队都这么跳,老性感了。那你肯定没看过第八套人民广播体操式同手同脚全身肌肉僵硬式劲辣热舞,那个尴尬,那个囧rz,特别是当事人还一副无地自容又要强凹的诡异自信表情。肖战每次看到这样的og,雷得外焦里嫩一起海豹拍手哈哈哈笑出眼泪的同时也心有余悸,妈蛋,尴尬癌晚期都要托面瘫的福发作了!!!

一切改变发生在潜移默化中,最漫不经心的人却很神奇的跟上了辛苦的训练,还留到了16个人被推出来前。彩排自然是看过无数次的,可是肖战到现在还能清楚回忆起那首曲子的每一帧和og动作的每个细节,乃至凡凡他们每次爱模仿的时候,他虽然站得很远面无表情,其实都在控制不住腹诽:不像,一点儿不像,差远了,老谷挑眉都秒杀你们一万倍。

是的,这就是外貌协会的悲哀,一旦被对方美貌杀到,认同了对方的颜值,就不由自主成为对方美色的追随者和附庸。从心到口舌,都再硬不起来,弯向了惊艳的那个人,对视时骨子里都想跪下唱征服。

倔强的美人第一次有了微妙的心情。开始为糟糕审美的og做辩护:不会跳舞怎么了,转个圈都起范儿~小乱牙也没毛病,完美侧脸有没有;一件衣服来回穿?勤俭持家好男人啊!肌肉,英语,冷幽默,篮球,and so on,一切都作为老谷美貌的加成而闪光。

至于难以逾越的身高,这就是肖战至今还傲娇+骄傲,保持蜜汁优越感,随时准备吐槽队友的最大原由了。

天知道他的自我认同已经从“肌肉男好恶心”变成“muscle,我也想有muscle”“嗯,有点胡渣也不错”“想不到运动背心这么适合文艺的我”的可怕程度了。

特别是老谷每次拿着篮球挑眉问:“肖战,一起吗?”的时候,“天太热,就只打一会~”其实双脚和内心都已经朝向对方欢呼跳腾了好么!

哎,美貌的杀伤力就是这么大。

大到被对方无意识摸摸脸颊头发,都要面红耳赤原地爆炸。大到对视超过三秒,不转移话题都感觉快怀孕啦。大到距离拉近一米,就变得手足无措用慌乱掩饰慌乱,身体一接触哧啦啦燃火花。

幸好,幸好og有他的西皮,我也有我的小月月树苗8分儿老干部。火锅就爱吃红汤的肖美人,其实是别扭的。

当然,这别扭只出现在队友在侧,摄像机转动的时候。表面不熟的两人,能想象他们最喜欢私下和彼此待在同一空间里吗?

反正这家伙只敢在人多的时候叫“肖战”,队友面前叫“肖美人”,不在场才是“战战”,单独相处都不会抬头和我的美貌对视的哈哈哈,天道有轮回,人怂饶过谁。

爱计较的天平男,投入产出门儿清。他知道谷面瘫万事不走心,其实对真正在意的事执着得很,比如火锅、薯片、兔子——?!

莫名其妙拿捏住对方软肋产生的奇怪归属感。

无话不说,但回想起来又不知道很开心的说了些什么。看着就想笑,或者就想逗你笑。
心态是放松的,空气是绵软的,轻飘飘的。
还有一根弦微颤着在心头撩拨。
靠着,躺着,即使彼此不说话,也像午后阳光晒屁股的猫一样懒洋洋暖洋洋的。

这个样子的肖美人,老谷在脑海里搜罗了乏善的中文词汇量,还是在熟稔的英文里找到了最贴切的词:fxxk!

是的,论面瘫的内心os,死鱼先生虽然有双死鱼眼,其实内心戏很丰富,更何况老谷只是近视了点。

end。 @二趾奇长 @Rhine

马振桓健身喜欢一个人。即使花钱请了私教,也是学会动作后自己闷头在角落苦练。

他不是gay,有点怕看到那些暧昧打量彼此身体的眼神,so,那种需要劈叉仰躺锻炼腿部肌肉的动作他很机智的一个都没练,每次通告完去健身房只是左手举哑铃换右手,肩背负重再加卷腹。务求全身大汗淋漓,肱二头肌轮廓完美,脖颈用点力还会浮现青筋,总之只要散发出——哥不好惹,离我远点的气场就对了。

但眼下这种情形他有点后悔了。

被易柏辰按在大球上狠狠顶弄,只能用手臂往后撑住地板保持平衡的他,即使喘着气拜托易恩易恩慢一点,要摔下来了,还是会被这个脸上写满欲望的男孩无视掉,球体承受着两人的体重来回剧烈晃动,肠道里面被捅得更深,磨得他只能把无力的双腿更紧地缠住易柏辰挺动的公狗腰,说不上是推拒还是邀请。

早知就不可怜这个被孤立的小屁孩带他来健身了,可能是真的长开了,明明经常睡不醒还爱吃甜食,脱掉外套竟然比他这个每天都练的人还精壮。没有自己修长的躯干四肢上覆盖着韧性十足的薄薄肌肉,干净利落,充满力量,介于少年青年之间的体魄,就像一匹擅长伪装的头狼。难怪武打镜头都能一次过,不像自己需要一遍遍示范。会跳舞的男人是这样吧,可是我也很能跳啊(虽然风格不一样),难道真是小屁孩说的又老又笨体能还不行了吗?

啊!嗯~啊!——被坏笑着不断顶到G点的快感让马振桓无心再自怨自艾。

你在想什么?有分心哦,是这样不够吗?

嗯,啊,别!易恩……我……我真的撑不住了~

受不了他的软声求饶,更受不了他的泪眼婆娑,温柔又强势的后辈就着相连的姿势搂着他的马的细腰,把他转成趴跪。整个人终于得到放松,马振桓紧抱着大球瘫软成一团。只有屁股里还被不容抗拒地穿刺着,黏答答的声音回荡在深夜空荡的健身房,羞得他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却舍不得小屁孩在他耳边不断重复的情语:马振桓,我好喜欢你,好爱你……我只要你!……

陀红着脸,把情热泛潮的眼睛想藏在发间臂间,马振桓不知所措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回应这样的爱语,不知道这个平时总是怼他嫌弃他又细心照顾他的“弟弟”说的话是真心?还是男人床上对床伴的一贯戏语?不知道回应了肯定的词以后,会不会变成一厢情愿的自我厌弃?如果那张总是挂着可爱酒窝的脸对自己露出嘲讽表情的话,应该会一秒都待不下去,想逃回加拿大吧。好啦,他就是没自信的天蝎座啦,比ian大这么多,被操还爱流眼泪……

心里越想越酸涩,身体却不懂得说谎,在越来越快的律动下,马振桓的下身也直挺挺杵在光滑的球体上,不断磨蹭,留下一缕缕牵丝的淫液。

Evan……马马,我的马,我要射给你咯!……

在被射得满满,嘴唇也被衔住舌吻,高潮如巨浪灭顶袭来的瞬间,马振桓决心:
要开始练下半身了,不能再这样动不动就被轻易推倒了,起码要等问过小屁孩真实想法后再被推倒啊……
@缺失的记忆